<code id='4vyd1'><strong id='4vyd1'></strong></code>

      <fieldset id='4vyd1'></fieldset>
    1. <tr id='4vyd1'><strong id='4vyd1'></strong><small id='4vyd1'></small><button id='4vyd1'></button><li id='4vyd1'><noscript id='4vyd1'><big id='4vyd1'></big><dt id='4vyd1'></dt></noscript></li></tr><ol id='4vyd1'><table id='4vyd1'><blockquote id='4vyd1'><tbody id='4vyd1'></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4vyd1'></u><kbd id='4vyd1'><kbd id='4vyd1'></kbd></kbd>
        1. <ins id='4vyd1'></ins>
          <i id='4vyd1'><div id='4vyd1'><ins id='4vyd1'></ins></div></i>

          <acronym id='4vyd1'><em id='4vyd1'></em><td id='4vyd1'><div id='4vyd1'></div></td></acronym><address id='4vyd1'><big id='4vyd1'><big id='4vyd1'></big><legend id='4vyd1'></legend></big></address>

        2. <dl id='4vyd1'></dl>

          <i id='4vyd1'></i>

          <span id='4vyd1'></span>

          從皇傢宮殿到“國傢會客廳” 故宮創造新價值

          • 时间:
          • 浏览:14

            本報記者 李舫 尹婕

            1925年10月10日,寫有“故宮博物院”五個大字的匾額被掛上瞭紫禁城的城門。自明永樂十八年(1420年)建成以來,這座昔日皇傢宮殿厚重的正紅宮門第一次向百姓敞開,卸下神秘的面紗,那天北京城萬人空巷,爭相睹其真容。

            這座坐落於北京中軸線上的宮城,占地面積達72萬平方米,擁有23萬平方米的古建築,從規劃到建築佈局,都運用瞭五行學說的觀念,體現著中國古代的一種世界觀和宇宙觀。明清兩代共有24位皇帝居住於此,政令四達。

            由“宮”變“院”,走近世人的故宮博物院獲得瞭一系列殊榮:1961年被列為第一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987年,成為中國第一批入選《世界遺產名錄》的世界文化遺產,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宮殿建築群,也是世界上現存最完整的木結構古建築群,被譽為世界五大宮之首。

            在建設成為世界一流博物館方面,故宮一直在努力開拓。尤其是近幾年,故宮幾乎是日新月異。從2002年之前的30%,到2015年的65%,再到2016年的76%,故宮博物院對公眾開放范圍不斷擴大,預計到2020年,紫禁城迎來600歲生日時,對公眾的開放范圍將占到全面積的80%。2025年,故宮博物院百年院慶之時,開放空間有望達到85%,觀眾將能夠更全面地瞭解明清皇傢文化。

            如今,故宮不再隻是中國第一熱門旅遊景點,其公共博物館屬性愈發鮮明,豐富的展覽成為人們與故宮親密接觸的最直接方式;每年到訪故宮的人數高達1500萬人次,他們逐漸從“遊客”轉變為“觀眾”,在此感受文化、體悟傳統,享受一場場文化盛宴。1萬餘種文化創意產品的相繼面世,更是讓人們印象中的故宮從“正襟危坐”變成“萌萌噠”,故宮變得越來越親民。

            在整個國傢的文化體系中,故宮有著獨特的地標意義和文化象征。“故宮跑”“故宮精神”“故宮制造”“故宮大修”等都能成為一段時間內文化領域的熱點、焦點。眾多走進故宮的外國政要、國際友人,在此舉辦的國際論壇、展覽,則讓故宮成為舉世公認的“中國符號”。

            故宮的價值早已不限於朱紅高墻內的宮闕亭臺,有形的故宮成為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中外文化交流的場所和見證者;無形的故宮延續著中華歷史文脈,承載著國傢記憶,彰顯著中華文化實力。

            守護故宮文物寶藏

            留存國傢的文化記憶

            故宮博物院是世界上極少數同時具備藝術博物館、建築博物館、歷史博物館、宮廷文化博物館等特色的博物館,是中華民族文化遺產重要的載體。近600年來,明清兩朝對紫禁城的古建築實施瞭多次重建和擴建,所形成的官式古建築營造技藝,2008年被列入國傢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2002年,為期18年的故宮古建築整體維修保護工程啟動,這次“世紀大修”舉世矚目,故宮人慎之又慎。“某種意義上來說,當前故宮古建築保護和傳承所遇到的問題,不僅僅是工藝與技術,而是認識和態度的問題,就是應該以什麼樣的理念對待中華傳統文化和人類文化遺產的問題。”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說道。

            2015年,在對過往古建築修繕經驗總結的基礎上,故宮博物院選擇瞭養心殿、乾隆花園、大高玄殿、紫禁城城墻4項亟待修繕的古建築群,作為“研究性保護項目”的試點,探索古建築修繕新的實施機制和傳承方式。

            2018年9月3日,養心殿研究性保護項目正式開工,此時距離啟動儀式已過去兩年零八個月。養心殿研究性保護項目是我國首個可移動文物與不可移動文物的綜和研究性修復項目,故宮為此做瞭大量的前期工作,包括編制《養心殿研究性保護項目總體規劃》、組織研究團隊對原狀陳列、古建築、室內文物及其保存環境的歷史文獻、保護管理沿革等進行系統挖掘和深入研究、確立33個專項研究課題等,其重視程度可見一斑。

            上世紀20年代,故宮博物院的開放成為其歷史分水嶺。紅墻之外,風雲激蕩。故宮博物院的變遷無法脫離中國百年歷史的宏大背景,其跌宕起伏的命運始終與國傢命運緊緊聯系在一起。

            1933年1月31日山海關失陷後,故宮博物院理事會決定將故宮部分文物分批運往上海,以躲避日本侵略。文物抵滬後,在上海法租界亞爾培路(今陜西南路)的故宮博物院駐滬辦事處存放,同時在南京朝天宮搶建文物庫房,1936年存上海的文物分5批遷運至南京新庫房;1937年“七七”事變後,故宮南遷文物加上國立中央博物院籌備處(今南京博物院)等單位的文物分三路緊急西遷,運抵四川,分存於巴縣、峨嵋縣和樂山縣。1946年3處文物先集中於重慶,於1947年運回南京,1948年底至1949年初南運文物中的2972箱被運至臺灣,保存於臺北故宮博物院。1949年1月北平(即北京)穩定後,故宮博物院恢復開放;1951年後留在南京的文物陸續運回故宮博物院1萬餘箱,剩餘2221箱留於南京庫房,劃歸南京博物院所有。

            故宮文物南遷總行程上萬裡,穿越大半個中國,上百萬件文物沒有一件丟失,也幾乎沒有毀壞,堪稱世界文化史上的奇跡。正如《故宮精神故宮人》一書中所寫:“特別是在抗日戰爭時期,故宮博物院的大量文物精品避寇南遷,與中華民族的命運緊密相連,更為故宮文物賦予瞭不同尋常的意義。”

            2004年起,故宮博物院開始瞭連續7年的大規模文物藏品清理,統計出院藏文物共1807558件(套)。後來,按照國傢統一要求,故宮又做瞭三年可移動文物的清理,最終公佈館內藏品一共有1862690件,其中93.19%是珍貴文物,每一件都是頂級藏品,富有生命意蘊,成為解讀中華傳統文化的“故宮密碼”,留存其上的文化記憶成為整個國傢的重要財富。

            一部故宮博物院的院史,鏡像反映瞭從近代中國到現代中國的變遷史,也是一部故宮人守護文物寶藏、延續中華文脈的最佳註腳。而如今每天在故宮博物院中發生的一切終將成為創造歷史的歷史。

            展現更加真實的故宮

            找回失傳的傳統文化技藝

            明永樂五年(1407年),明成祖朱棣下令營造宮城,一項浩大的工程就此啟動。樓慶西在《中國古建築二十講》中寫道,建造宮殿所需的木料來自浙江、江西、湖南、湖北、四川等地,由山上砍伐下來之後,經由各地區的河道先運送入長江,順長江自西而東漂送到大運河,再經大運河北上。建材中最難采集和運輸的是石料。“大量的臺基、臺階、欄桿所需要的石料稱為漢白玉,這種白色石料產地集中在河北曲陽,離北京有400裡之遙。巨大而沉重的石料遠距離運送,當時確非易事。聰明的工匠想出瞭旱船滑冰的辦法,即在沿路打井,利用冬季天寒地凍,取井水潑地成冰,用旱船載石,在冰上用人力拉拽前進。”三大殿前後的禦道石,長16米,寬3.17米,重200餘噸,為瞭運送這塊最大的巨石,動用瞭民工兩萬餘人,沿途挖井140餘口……備料工作持續瞭近10年,現場施工才大規模地開始。把備料和現場施工加在一起,前後歷時13年,紫禁城建成完工。

            此後,清廷對紫禁城的維護、修繕、改建十分頻繁,催生瞭一大批優秀工匠和精湛技藝。至清晚期,形成瞭沿用至今的八大作:瓦作、木作、石作、搭材作、土作、油漆作、彩畫作和裱糊作。

            單霽翔在一篇文章中詳細描述瞭“故宮最令人稱道”的金磚。紫禁城中軸線上的重要建築,如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室內均鋪設金磚地面。這種金磚專為皇宮燒制,產自蘇州東北的禦窯村,質地堅硬,敲擊有金屬聲,制造工藝復雜,“要經過選土,掘、運、曬、推、舂、磨、篩七道工序,經三級水池的澄清、沉淀、過濾、晾幹,經人足踩踏,使其成泥,用托板、木框、石輪等工具使其成形,再置於陰涼處晾幹,每日攪動,8個月後始得其泥……其價值昂貴堪比黃金,故史稱‘金磚’。”目前保留下來的金磚上還有“蘇州府督造”“蘇州知府姓名”的字樣。

            蘇州禦窯村村民燒制磚瓦的傳統工藝一直世代相襲,流傳至今。2006年,蘇州陸慕禦窯金磚廠的金磚技藝列入國傢非物質遺產名錄。故宮午門、太和門、神武門、壽康宮、慈寧宮等修繕工程均有使用金箔修繕,2006年,南京金箔鍛制技藝列入第一批國傢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2018年2月1日,故宮博物院在蘇州陸慕禦窯金磚廠、南京金陵金箔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設立第一批“故宮官式古建築材料基地”。一批傳統技藝因而得以發掘、重生、光大。

            2003年3月,故宮博物院與美國世界文物建築基金會簽署正式協議,合作進行倦勤齋室內裝飾裝修保護與修繕工程。倦勤齋位於故宮寧壽宮建築群西北隅,在整個故宮古建築群中,倦勤齋並不突出,但其室內裝修以小巧、奢華、舒適獨樹一幟,精細程度無出其右者。倦勤齋由乾隆皇帝親自設計,內部裝飾大量使用竹制品。其中,東五間仙樓上下的檻墻部分都采用瞭貼雕竹黃工藝,且目前皇宮建築內裝修使用竹黃僅見此一處,極為寶貴。

            單霽翔提到這樣一個細節。在倦勤齋修復工程中,中國竹工藝大師何福禮為瞭鉆研這項失傳工藝費盡心思。“竹黃要軟化至像紙一樣薄,並能像佈一樣在凹凸不平的木雕圖案上進行鑲貼。竹子太老或太嫩都不行,另外,越軟化竹子的纖維就越少,可太脆瞭也不行……我這才終於知道瞭老祖宗的工藝有多麼瞭得。”倦勤齋通景畫的修復,則推動瞭桑皮紙制作技藝的復原,並於2008年被列入國傢級非遺名錄。

            在乾隆花園(又稱寧壽宮花園)符望閣修復過程中,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故宮博物院古建部主任趙鵬介紹,在符望閣南側的須彌座上,存有三槽非常罕見的漆紗彩繪夾紗隔窗,它以漆紗為地,將裝飾圖案采用多層貼金的方法修飾於上,制成裝飾效果極強的隔扇夾紗。漆紗,是一種緯經糾絞交織並滿飾中國傳統大漆的織物,其外觀呈均勻而稀疏的方孔狀。漆紗彩繪夾紗正是利用瞭漆紗疏朗而周正的紗孔,達到隔扇通透而分隔的使用要求。為瞭增加織物的挺括和平整,匠師於紗面上滿飾金層,直到今天,用手觸摸,雖已脆化,但依然能夠感受到它的挺括和嬌艷。精湛的工藝讓人驚嘆不已。在故宮,該工藝僅此一處,且其制作工藝和材料尚未見於清宮檔案。這也成為故宮文物修復待解的“謎團”。

            “文物修復工程讓參觀者可以看到一個更加真實的故宮,同時,也將眾多失傳的傳統文化技藝找回並留存。”單霽翔說,故宮歷史上有過3次大修,分別成就瞭三代工匠,也造就瞭故宮的大匠精神,蘊藏在“手藝”之上的對古建築本身的敬畏和熱愛,應當被銘記。

            讓故宮文物活起來

            走進人們的現實生活

            站在景山萬春亭中向南望去,便可見故宮裡的重重殿宇漸次延伸,在藍天下劃下一道美麗的天際線。這樣的景致吸引著許多人走進故宮,勾勒出自己心中故宮的形象。

            2012年10月2日,故宮博物院日參觀人數達到瞭創紀錄的18.2萬人。面對全球慕名而來的參觀者,故宮博物院由“管理”轉變為“服務”,創新展覽內容和展示手段,優化環境,提升服務功能……“故宮服務”成為旅遊公共服務的標志性符號。

            故宮博物院以更加開放的胸襟傾聽民意,采納各方建議,徹底扭轉瞭在人們心目中“高冷”的形象,走進大眾生活。尤其是近年來,一系列故宮文化創意產品的面世,讓故宮聚集起一批忠實“粉絲”。故宮文創始於2008年成立故宮文化服務中心,2014年,“朝珠耳機”以其兼具創意和實用功能,獲得社會的極大關註。截至2017年底,故宮博物院已研發瞭1萬餘種文創產品,每年的銷售額超過10億元,風格多樣的文化產品受到各個年齡段人群的歡迎。

            “讓人們通過更加便利的方式、更加豐富的作品觸摸到、親身感受到故宮文化,從而實現中華傳統文化的傳承與弘揚。”單霽翔同時指出,故宮文化創意產品也應該從“數量增長”走向“質量提升”,將工匠精神滲透到文創產品研發的各個領域,借由文化創意產品,讓文物背後的人文情懷、藝術造詣、時代精神深入人心。

            2016年12月29日,位於故宮午門內西側、熙和門南北廡房內的故宮博物院教育中心正式揭幕,成為故宮博物院重要的公眾教育基地,更加全面、立體地發揮故宮博物院的社會教育功能。此外,從建院之初,針對青少年群體的教育事業就被確立為故宮博物院的重要職能之一。如今,故宮博物院逐步建立起專業的教育團隊,以校外課堂的形式,開展形式多樣、內容豐富的青少年教育活動,讓更多青少年瞭解、喜愛、傳承優秀的傳統文化。

            近年來,故宮進行瞭一系列改革和自我提升:為瞭讓走累瞭的觀眾休息得更有尊嚴,故宮裡定制瞭椅子、樹凳,佈置瞭更加清晰的標識牌;用3年時間進行故宮環境整治,清理臨時建築,把水泥、瀝青地面復原為傳統建材地面,重現綠地、藍天、黃瓦、紅墻相映成趣的美景;通過禁煙、限流、周一閉館等措施,保障古建築、文物、觀眾的安全,打造“平安故宮”;以嚴謹、開放、精益求精、與時俱進的精神,弘揚和傳承非物質文化遺產;不斷擴大故宮的開放范圍,不讓觀眾吃“閉門羹”;在“互聯網+文化”方面不斷開拓,以便人們能跨越時空限制,便捷地獲取故宮文化;加強故宮文創產品的研發,滿足人們“把故宮文化帶回傢”的願望;每年,故宮博物院舉辦的公眾教育活動超過2萬次,故宮公眾教育項目還被推廣至馬耳他、新加坡、泰國等國傢。

            單霽翔將故宮博物院的上述做法歸結為面對觀眾應該具有的八個“表情”:誠心、清心、安心、匠心、稱心、開心、舒心、熱心。“其本質體現的是故宮博物院人性化、以人為本的服務理念,目的是讓故宮文化資源走進人們的現實生活,以此落實習近平總書記讓文物活起來的重要指示,並向國內外觀眾提供故宮作為世界知名旅遊勝地的高質量文化服務。”

            走進故宮“國傢會客廳”

            瞭解今日中國的文化根源

            2017年11月8日,首次訪華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及夫人抵達北京,飛機落地後,特朗普夫婦便乘車前往故宮,在國傢主席習近平和夫人彭麗媛的陪同下,參觀故宮博物院。故宮也成為中美元首歷史性會晤的時代見證。

            歷史上,故宮曾多次迎接美國總統,在中美關系發展史上有著特殊意義。1971年7月,時任美國國傢安全顧問的基辛格秘密訪華時,在中國停留的48小時中,有4個小時被安排參觀紫禁城,這也是基辛格此次訪問中唯一的一次外出活動。1972年2月,時任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時,到訪故宮。1998年,美國時任總統克林頓訪華時偕傢人參觀故宮,並作出瞭“精彩絕倫”的評價。2009年11月,美國時任總統奧巴馬上任後首次訪問中國,來到故宮參觀。美聯社曾這樣評論奧巴馬參觀故宮:“參觀到訪國的名勝古跡,體現瞭一位領導人對這個國傢文化的尊重。”

            曾多次接待外國元首來華的外交部前禮賓司代司長魯培新表示,故宮是北京乃至中國的地標性建築,是中國歷史文明的精華,因而,一國元首訪華,特別是第一次來,一般都會安排參觀故宮或是長城,而故宮大多數來訪元首都會去,尤其是對中國歷史有所瞭解的。

            除瞭美國總統,2000年訪華的俄羅斯總統普京、2012年訪華的德國總理默克爾、2013年訪華的法國總統奧朗德及時任印度總理辛格、2015年訪華的法國總理瓦爾斯等都參觀瞭故宮博物院。

            中國的古建築是物化瞭的文化,作為皇傢建築的巔峰,故宮更是如此。“這座恢弘宮殿內的一磚一瓦,都將皇權、禮制的語言鑄造其中,堪稱中國傳統思想文化形態最完備的空間表達。”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這樣寫道,故宮的建築中蘊含著陰陽、五行、八卦等古人對天地人的認識。故宮裡的地名,多含有“仁”“和”“安”等字,它們所代表的“中正”“仁和”,是中國儒傢思想的核心。

            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廳堂是一傢之中最為重要的地方,是主人文化修養的集中展示。故宮之於中國,正如廳堂之於房屋,地位不言而喻。能夠代表國傢文明形象、展示中華文明的故宮,在中國對外交流中正發揮著“會客廳”的作用,成為中外交流的名片和橋梁。來到中國的外國政要們,走進故宮這座“國傢會客廳”,瞭解今日中國的文化根源。

            近年來,故宮博物院迅猛發展,“故宮熱”在全球范圍內掀起中國風。文物對外展覽交流作為中國文物博物館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傳播中華文化、展示國傢形象、提升中國文化軟實力方面,發揮著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從初開國門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出土文物展覽”,到改革開放40年來,故宮博物院共組織實施瞭200餘項重大文物對外展覽交流項目,其足跡遍佈五大洲30多個國傢和港澳臺地區,觀眾人數超過1億人次。故宮博物院文物展覽每到一處,均會引起文化轟動,成為當地的文化時尚。

            為發出“中國聲音”,故宮博物院於2015年舉辦國際博物館界共同參與的“紫禁城論壇”,發佈《紫禁城宣言》;2016年起開始每年舉辦世界文化遺產研究與保護人員代表共同參與的“世界古代文明保護論壇”,發佈《太和宣言》,進一步提升故宮博物院在國際博物館界、世界文化遺產保護領域的號召力和影響力。此外,故宮博物院還與國際博物館協會、國際文物修護學會合作,先後建立瞭其下屬的全球唯一的培訓中心,五年來已經培養瞭60餘個國傢的專業人員,並借此充分發揮自身的文化資源優勢和豐富的專傢資源優勢,擴大國際交流,增強文化認同感和吸引力,提升話語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