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l id='blahu'></dl>

      <fieldset id='blahu'></fieldset>

      <i id='blahu'><div id='blahu'><ins id='blahu'></ins></div></i>

        <span id='blahu'></span>
        <i id='blahu'></i>
          1. <ins id='blahu'></ins><acronym id='blahu'><em id='blahu'></em><td id='blahu'><div id='blahu'></div></td></acronym><address id='blahu'><big id='blahu'><big id='blahu'></big><legend id='blahu'></legend></big></address>

            <code id='blahu'><strong id='blahu'></strong></code>

          2. <tr id='blahu'><strong id='blahu'></strong><small id='blahu'></small><button id='blahu'></button><li id='blahu'><noscript id='blahu'><big id='blahu'></big><dt id='blahu'></dt></noscript></li></tr><ol id='blahu'><table id='blahu'><blockquote id='blahu'><tbody id='blahu'></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blahu'></u><kbd id='blahu'><kbd id='blahu'></kbd></kbd>
          3. 甘肅教育扶貧:多點花開結碩果

            • 时间:
            • 浏览:9

              甘肅省東鄉族自治縣氣候幹旱,生存環境艱苦。多少年來,一代代東鄉人盼著走出大山,迎接新的生活,可由於教育發展滯後,人均受教育程度低,很多東鄉農村面貌依舊難以改變。

              2018年3月10日,東鄉縣董嶺鄉土壩塬村的幼兒園終於開園瞭。和土壩塬村一樣,東鄉縣春臺鄉周傢村尕西塬社今年也修建瞭一個教學點,供一二年級的學生就近上學。教學點負責人唐國民說:“這裡雖然很偏僻,但群眾接受教育的熱情很高,今年一開學,所有的學生都按時來報名上學瞭。”

              今年,針對部分農村地區兒童輟學率高的“頑疾”,東鄉縣加大投入,優化農村學校佈局,建設標準化校園;同時,全縣上下迅速行動,省州縣三級扶貧幫扶工作隊、鄉鎮村社所有幹部、廣大教師利用節假日,逐村、逐社、逐戶宣傳《義務教育法》。

              東鄉縣鎖南鎮的馬小紅輟學在傢,開學前,鄉村幹部和教師多次上門宣傳教育。2月24日,她按時報名上學瞭,學校還給重返校園的馬小紅做瞭專門的學習輔導計劃。為瞭讓所有上學困難的學生都能就近安心上學,東鄉縣今年投資修建瞭5個教學點,使當地適齡幼兒和一二年級學生能夠就近上學,徹底解決瞭山區孩子因路途遙遠造成的輟學問題。

              和東鄉縣一樣,在甘肅民族地區,教育發展的突出難題在於控輟保學。在甘南藏族自治州,為瞭從根本上解決貧困的代際傳遞問題,近年來,通過續建補建“兩基”檔案、實行“一票否決制”、宣傳《義務教育法》和《未成年人保護法》等法律法規、簽訂目標責任等一系列有效措施,中小學入學率、鞏固率顯著提高。

              為切實做好控輟保學工作,甘南州組織人員逐鄉逐村逐戶,甚至深入到每一個放牧點摸底采集適齡兒童信息,采取免除保教費、供營養早餐、教育引導、政策宣傳等有針對性的措施動員傢長送子女入園,快速提高瞭三年毛入園率。如今,甘南州學前3年毛入園率、九年義務教育鞏固率、高中階段毛入學率均超出省上下達指標,農牧村適齡兒童都進入校園接受教育。

              “在傢門口就能上幼兒園,還不花一分錢。”甘肅省靜寧縣甘溝鎮馬坡村村民韓望兄說。馬坡村幼兒園課程豐富,上幼兒園1年來,韓望兄的兒子不僅懂的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善於表達。

              據瞭解,靜寧縣投入50多萬元新建馬坡村幼兒園,同時配備瞭10萬元的教學設備。為瞭切實提高幼兒教學質量,馬坡村幼兒園還新調來園長,配備瞭4名幼教。馬坡村幼兒園是甘肅農村幼兒教育發展的一個縮影。

              “抓住農村教育發展的短板,重點推進學前教育資源向深度貧困地區延伸。”甘肅省教育廳廳長王海燕說,通過實施兩期學前教學三年行動計劃,甘肅已實現集中連片貧困縣鄉鎮幼兒園全覆蓋、1500人以上行政村幼兒園全覆蓋。

              在甘肅,教育扶貧不光致力於改善辦學條件,提高教育質量,一些高等院校也積極發揮科技優勢,反哺地方,為貧困地區扶貧開發提供強有力的人才保障和智力支持。甘肅農業大學以扶智育人工程、產業提質增效富民工程、科技創新示范工程3大工程為統領,具體實施人才培訓、產業幫扶、科技示范等重點工作任務。

              圍繞甘肅省特色優勢產業,甘肅農大組建瞭馬鈴薯、中藥材、草食畜、戈壁農業等24個科技創新團隊,依托國傢和甘肅省重大科技項目,通過示范推廣惠農富農技術、實施農業科技人才培訓、促進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等方式,高效服務精準扶貧戰略,取得瞭階段性的成效。

              “中草藥種植和其他農作物不太一樣,高海拔、陰涼地區反而更適合種植藥材,農民缺技術,我們搞農業研究就要把自己所學應用到田間地頭。”在甘肅農大農學院博士生導師陳垣教授看來,身為農業科技人員,就要肩負起產業發展使命,自覺承擔起脫貧攻堅中的責任。

              短短幾年裡,在陳垣團隊的技術支持下,甘南、隴南、定西、張掖等地中草藥種植新增經濟效益達22億元,藥農戶均增收3000元,兩萬多戶各族群眾受益。

              甘肅農大園藝學院副教授王延秀是靜寧現代蘋果產業技術“專傢院”和秦安特色林果業“專傢院”的成員。“專傢院”成立之前,靜寧、秦安兩縣的蘋果腐爛病發病率很高,不僅影響果農收入,對果樹也造成瞭傷害。隨著靜寧現代蘋果產業技術“專傢院”和秦安特色林果業“專傢院”的相繼成立,王延秀將自己研究的防治蘋果腐爛病的“植皮術”廣泛推廣。

              “兩院模式”已成為甘肅農大服務地方經濟社會發展,推進校地校企合作的重要抓手。目前,甘肅農大在河西綠洲農業區、隴中幹旱區、隴南特色農業區和甘南草原牧區等重點區域已建成專傢院21個,全校共有200名教師直接參與到“專傢院”的服務中,“專傢院”正在成為農民致富的好幫手,成為各地農業產業發展的智囊團。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馬富春

            原標題:甘肅教育扶貧:多點花開結碩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