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dv0jd'></ins>

  • <tr id='dv0jd'><strong id='dv0jd'></strong><small id='dv0jd'></small><button id='dv0jd'></button><li id='dv0jd'><noscript id='dv0jd'><big id='dv0jd'></big><dt id='dv0jd'></dt></noscript></li></tr><ol id='dv0jd'><table id='dv0jd'><blockquote id='dv0jd'><tbody id='dv0jd'></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dv0jd'></u><kbd id='dv0jd'><kbd id='dv0jd'></kbd></kbd>
  • <fieldset id='dv0jd'></fieldset>

      <i id='dv0jd'><div id='dv0jd'><ins id='dv0jd'></ins></div></i>

          <span id='dv0jd'></span>

          <acronym id='dv0jd'><em id='dv0jd'></em><td id='dv0jd'><div id='dv0jd'></div></td></acronym><address id='dv0jd'><big id='dv0jd'><big id='dv0jd'></big><legend id='dv0jd'></legend></big></address>
            <i id='dv0jd'></i>

            <code id='dv0jd'><strong id='dv0jd'></strong></code>
            <dl id='dv0jd'></dl>

            記者手記|83歲牛犇:中國影壇常青樹 老牛奮蹄仍不晚

            • 时间:
            • 浏览:14

              在啟程去上海采訪牛犇老師的前一刻,我們通過人民網官微發佈瞭“采訪牛犇爺爺”的預告,征集網友們想問的問題。

              飛機落地,我打開微博,剛過兩小時,這位一輩子專演不起眼小人物的老藝術傢,一時間收獲瞭700多個“點贊”,還有200多條網友的熱情回復:

              “爺爺,您的名字有什麼特別意義?”

              “小時候經常看您的劇,想知道爺爺還會繼續演戲嗎?”

              “想問問爺爺,您認為在您的職業生涯中,哪種精神最重要?”

              ……

              7月的上海,烈日當頭,暑氣逼人。上午九點,我們來到位於上海浦東新區的老年公寓,83歲的牛犇老師已坐在客廳裡等候我們,白T恤、淺色褲子、胸前的那枚紅色黨徽格外醒目。

              見我們來瞭,牛犇老師笑著沖我們招手,和藹地說:“不要拘束,就把這裡當成自己傢吧,隨意一點。”說著給我們沏茶,臉上綻放著他那標志性的笑容,感覺就像一位親切的鄰傢爺爺。

              墻上的一幅生肖狗的水墨畫

              因為自己的房子在裝修,牛犇老師暫時居住在老年公寓裡,雖然是暫住,可收拾得很幹凈,佈置得很溫馨。墻上掛著一幅生肖狗的水墨畫,牛老師說,因為他屬狗,生日時朋友特意給畫的。靠窗的書桌上擺放著許多照片,有老爺子的藝術照、劇照,有與傢人的合影,不過最引人註目的要數正中間的那一張:在鮮紅的黨旗下,牛犇右手握拳、莊嚴宣誓入黨。

              今年5月31日,牛犇正式成為瞭一名中國共產黨黨員,幾十年夙願終得實現,習近平總書記專門給他寫瞭一封信,勉勵他發揮好黨員先鋒模范作用,繼續在從藝做人上為廣大文藝工作者作表率。

              牛犇住所裡擺放著的一組照片

              回憶起當時的情景,牛犇依然十分激動:“好多天我都睡不著覺,我作為一個普通文藝工作者,趕上這個好時代,總想向組織表達下這片初心。我已經 80 多歲瞭,最想說的是,有生之年,我願為黨的電影事業努力地工作,繼續把‘為人民創作’作為人生追求。”說完,他用手拭去眼角的熱淚。

              《紅色娘子軍》裡的小龐、《泉水叮咚》裡的大劉,以及為他贏得金雞獎和百花獎兩大最佳男配角獎的《牧馬人》中的牧民形象……牛犇一輩子演瞭無數個“小人物”,雖然很多人物連個完整姓名都沒有,都是看不出多少存在感的配角,但對於再小的角色,他都全力以赴,認認真真去演,百分百投入自己的心血。

              牛犇在電影《牧馬人》中飾演的“郭扁子”一角

              “大傢比較喜歡我演的《牧馬人》的角色,我沒想到,我要知道今天大傢那麼喜歡,當年會更努力地演。”牛犇感慨。

              牛犇很“牛”,光名字裡就有四頭“牛”。牛犇老師告訴我們,他本名叫張學景,1946年,11歲的他在沈浮導演的抗日影片《聖城記》中表現出色,讓大傢記住瞭“小牛子”這個角色。後來要赴香港拍片,當時電影界演員單名很多,去香港前,他就讓謝添導演幫著改個名字。謝添說:“咱們平時都叫你小牛子,幹脆再加上三個牛,叫牛犇吧!”就這樣,小牛子成瞭牛犇,名字一用就是60年。

              牛犇很“牛”,身上有股牛脾氣,演戲從來不用替身。80歲時,他出演《海鷗老人》,跳湖的戲份都是自己親力親為,甚至導演怕老爺子身體受不瞭,要求找一個年輕演員帶上假發去當牛犇的替身,被牛犇一口回絕瞭。“要不是那股子牛勁兒,我恐怕堅持不到現在。”

              牛犇很“牛”,能演“活”每一個角色。在演《飛越老人院》時,他飾演一位癡呆老人,雖然戲份不多,但卻是最出彩的角色。“當時導演讓我躺床上,發出嘶嘶的聲音表現他失聲的痛苦,沒有語言和動作,後來我就反復琢磨這個角色,建議導演,把我綁在後邊欄桿上,就這樣保持坐著的姿勢,嘴裡一直發出嘶嘶的聲音,把老頭那種痛苦的表情表現得很到位,這個角色最終順利完成。”

              牛犇很“牛”,為人處事透著老黃牛般的倔強與耿直。對於每個角色,他都很珍惜,“一個大演員也可以把小角色演得非常偉大。”對於接戲,他坦言更看重的是社會影響和社會效益,“如果沒有意義,給再多的錢也不接;有意義的,哪怕不給酬勞,隻要有貢獻,我就去。”

              牛犇和記者合影

              生活中的牛犇有個幸福的傢庭,兩個孝順的兒子常來探望,活潑可愛的小孫子剛上幼兒園中班,孫女是一名護士,平時也很喜歡表演,可牛犇卻有條不成文的規矩——從來不準傢裡人對外界說爺爺演員的身份,生怕沾瞭他的光。

              “有人說文藝界是離名利最近的行當,但是我們不要光看到掌聲和鮮花,要看到自己的距離。不管怎樣,不能辜負習總書記對我的希望,要努力成為有覺悟的文藝工作者,要走進生活,到人民當中去,刻畫他們,演好他們。”牛犇的話,字字句句透著老一輩藝術傢的情懷與本真。

              采訪完,已到中午12點多,我們與牛犇老師合影留念,拍瞭幾張後,他突然走進臥室,戴上瞭他那頂米白色英倫風禮帽,我們趕緊圍過來,牛犇老師突然擺擺手打趣地說,“我當瞭一輩子配角,今天,我們都是主角。”然後幫我們每個人設計拍照的站位,眾人開心大笑,現場氣氛一下子活躍起來。“一、二、三!”幸福的合影就此誕生。

              牛犇與采訪團隊合影